长苏先生

藏在众多孤星之中,还是找得到你。

久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all邪
-----
解宅内,雨帘细密的斜织着,青石板路上的石子被冻的生硬,雨滴落上去嗒嗒嗒的。
房子里的灯都灭了,只剩一盏留在阁楼的小房间内。屋内没有人,整个房子看起来相当凄凉幽静。
解雨臣缩在某一个房间,挨着窗户睡着了。
缠绵的雨丝丝凉凉,余音绕梁,谱出一曲淡雅的乐章,很适合休息。



杭州西湖边,一家店门口积满了水,屋内走出一个男人来,拿脸盆接在房顶下,他把裤子勉到膝盖上,用扫把去把积水扫到下水道里,然后回到屋内,看了看手机上的天气,今年秋天的第一场雨,全国大部分地区都下了,男人心想,那老板那边会不会也下雨了?


入秋了,胖子说。他站在房檐下,伸手接住了雨水。
“秋雨真凉。”胖子说完扭头看了吴邪一眼,吴邪侧着头靠在椅背上睡的正香,睫毛向下弯弯的,神情放松。胖子看他还穿着一个体恤,就给他轻轻盖上了个毯子。吴邪感觉身体上多了一层,就醒来了,胖子道“入秋了,有点凉吧。”
“嗯?”吴邪抬了抬眼皮,看见外面下雨了,身体一下坐直了,就立马去揺旁边的张起灵,大叫“小哥快醒醒,快看外面下雨了!”
胖子看着吴邪一脸无奈,“不就下个雨吗,你瞧你这么激动干嘛,你激动就激动吧,人家小哥又不是没见过雨”
“他妈的你还说,院子里的衣服还没收呢!”吴邪道


“黎簇,你不回家收衣服啊?”
“不着急,咱们在来一盘。”黎簇握着手柄,一脸不服的模样。
“那你不怕你爸骂你啊,你都来我家三天了。”苏万一脸担忧的看着黎簇。
“他要是管我早管了,怎么会这么多天还不给你家打个电话。”黎簇闷声道
“我本来以为发生了那么多事,你爸也该重视你了,谁知道他还是…唉”苏万叹了口气
黎簇放下手柄,侧头看向窗外,原来不知什么时候,悄无声息的到了秋天。


解雨臣是被电话催醒的,接起来无非是工作的事,他不想让工作占据了他少有的美好时光。解雨臣伸了个懒腰,等着电话自己不响了,起身去拿茶,他有一个小柜子,抽屉里装的是各式各样的茶叶,他拉开抽屉,挑了一包西湖龙井,想了想那个人现在不在杭州,又拿起了一包武夷岩,嘴角挂着笑,去冲了开水。
五分钟后,解雨臣捂着一个茶杯,盘腿坐在沙发上,拿起手机看了看朋友圈,上面好多人都在发自己地区的大雨,果然翻到那个人发的朋友圈,解雨臣看了一眼笑出声,那人说:我们仨淋着雨去抢救衣服,现在都湿透了。配图是三个狼狈的落汤鸡。解雨臣点了个赞。


“这个没良心的,还给我点赞了。”吴邪一手拿毛巾擦头发,一手握着手机看
“点赞代表朕已阅。”胖子说“他又在装逼呢。”
“哎,他还算有点良心。”吴邪道
胖子凑了过去,一看,解雨臣给吴邪评论了一句话“感冒了吗?”
“啧啧啧,区别待遇啊,胖爷我也发了,除了点赞的人,就没有关心我的”胖子一脸憎恨的看着吴邪,然后又戏谑的看了眼小哥,一拍大腿“有了!”
胖子去拿小哥的手机“我要用小哥的号也发一个,看看有没有人关心关心咱们瓶仔。”


“活该哈哈哈”黎簇看完后给吴邪的评论。苏万在一旁看了看评论的内容,又看了看黎簇的那张黑脸,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幸灾乐祸的样子啊,苏万摇了摇头,搞不懂。
黎簇点开吴邪的头像,咬了咬牙,发了条消息“你最好洗个热水澡,感冒药睡前吃两粒。”
“知道了,谢谢你的关心。”黎簇看着吴邪发来的消息傻笑了下,然后又打字“谁关心你!你越狼狈我越开心!”然后想了想又把文字删掉,对话停留在吴邪的那句话上。


门被推开,王盟随口说了句“今天不开张。”
“为什么不开?”王盟一听声音,立马看向门口,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挣着伞站在门前。
“我去,黑爷。”王盟赶紧把人请进来“你怎么每次都赶着下雨来?”
“天命。”黑瞎子淡淡一笑
“我们老板不在”王盟道
“我知道。”黑瞎子道
“那你来干嘛?”王盟问
“来找你们吴老板。”黑瞎子说
王盟脑袋一沉,差点晕过去。


“我二叔骂我了”吴邪道
“为啥?因为那条朋友圈?”胖子问
吴邪点了点头,看向胖子“我把他屏蔽了,他怎么知道咱们淋雨的事?”
“我也屏蔽你二叔了。”胖子举起双手道
然后两个人对视一眼,一块看向张起灵,张起灵看着他们“什么是屏蔽?”


手机又响了,解雨臣看了一眼,是二叔,就接了。
“二叔。”解雨臣道
“嗯”二叔道“解子啊,你给我多看着点吴邪,他们几个鬼混在一块,我不放心,你还让人放心点。”
“嗯,过几天我去雨村看看他们,您放心吧。”解雨臣道

烟雨朦胧,山上起雾了,环绕在半山腰。吴邪收到一个消息,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是谁发的,对方就撤回了。

“我想你了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黑邪   花邪
这篇主瞎子视角
配合《涩》食用更佳
----------

黑瞎子经常一个人喝酒。
这天他走在街上,还在想着去哪里喝几杯,就看见一个路边摊,挺不起眼的,黑瞎子的脚步停在了那里。
黑瞎子想了想是那次,在这里喝过一次。正是因为吴邪说这里挺不起眼的,所以带他来的。
两个人喝到后半夜,吴邪的酒后劲上来了,对黑瞎子说了些胡话,黑瞎子也没在意,就顺着他套话,发现吴邪这个人即使是醉着,还是有所警惕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教的好,还是他本身就没有放松过。
“人啊,总是会有一些目标的!”吴邪安静了一会突然说话,吓的黑瞎子手一抖,酒洒在裤子上。
“嗯?”黑瞎子拽了两张餐巾纸,一边擦一边接他的话
“人在不同年龄段,都会有不同的目标的,到我这个年纪,你就知道了。”吴邪讲话时一脸恬静
黑瞎子看着他觉得好玩,而且还挺乖的,就问他“那你有什么目标啊?”
听到这个问题,吴邪皱起了眉,显然被问住了,思考了半天有点生气道“都说了,你到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。”
黑瞎子点了点头“你说的对。”
“你有目标吗?”吴邪问黑瞎子
“有。”黑瞎子回答的很爽快
“什么目标啊?”吴邪歪头看向他,一副很期待的样子。
“你。”黑瞎子盯着吴邪的脸道
吴邪嘿嘿的笑了“我啊,这算什么目标”
“我现在的目标不就是要教你一些东西么。”黑瞎子道
“也是哦。”吴邪琢磨了琢磨点了点头
黑瞎子坐了下来,这个场景这些对话就不自觉的跳了出来。黑瞎子一个人喝到半夜,有点急,问了老板,说这里没厕所,去旁边的巷子找个地就行,大半夜的没人看。
黑瞎子解决完后,就靠在墙边,有点累了,不打算回去继续喝了。
黑瞎子不知不觉的靠着墙睡了一觉,醒来后发现旁边站着个人,满身酒气,看见黑瞎子醒了,就道“让让,尿急”
黑瞎子起身刚准备离开,就听到两个熟悉的声音“我把车停在这条巷子前了”“ojbk”
黑瞎子看了一眼那个正在撒尿的醉汉,又躲进了暗角里。解雨臣看向了黑瞎子的方向,在黑暗中相互对视,解雨臣先移开了视线,把吴邪眼睛蒙了起来“别看。”
然后黑瞎子就听见他那喝醉的徒弟软软的声音“什么啊?”
“一个男人在撒尿。”解雨臣道
“这有什么?都是男的怕啥!”黑瞎子知道吴邪的酒劲要上来了,他们看不清暗角里,但是黑瞎子能看清他们在干什么,看的一清二楚。
黑瞎子看见解雨臣拉住吴邪的手,还把他壁咚在墙上。然后就听到吴邪竟然叫自己了“师傅!”黑瞎子听到后恨不得马上冲过去,但他想了一下,还是把旁边那个醉汉推了出去,果然解雨臣停手了,吴邪还给醉汉解释说认错人了,黑瞎子才舒了一口气。
黑瞎子看着两个人的影子慢慢拉长,又转身回到了烧烤摊,坐到了吴邪刚才的位置上,从酒瓶上来看,吴邪真喝了不少。
黑瞎子拿起手机给吴邪打了个电话,滴了好几声才被接起。
黑瞎子握着手机,许久才开口“大徒弟,好久不见。”
那边很快传来了声音,但不是吴邪的声音“他睡着了,你有什么事?”
“哦”黑瞎子语气瞬间淡了下去“没事了。”
黑瞎子刚想挂断,就听到手机里传来他俩的对话“你有多想他?”“ 没有。只是刚才那人的口哨声很像我师傅的 ”
黑瞎子安静的听着,电话那边又没了声音,一直很静,最后黑瞎子把电话挂了。黑瞎子抬头看了看夜空,今晚没有月亮。

旧事


春风楼,雕檐映日,画栋飞云,来往的过客甚多,小二忙的焦头烂额,酒香味四溢。

吴邪安然的坐在木桌前,眼神冷冽的看着墙上精致的雕花装饰,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

一壶酒端了上来,摆在他的面前

他把剑放在桌面上,剑穗顺着桌边搭落下来,吴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稍稍离近鼻尖嗅了嗅,喝了一口。酒的香醇还在舌尖徘徊,润过喉咙,流动到腹间逐渐变暖。

旁边一个腰大十围,身材魁梧的粗壮大汉窥视着吴邪,见吴邪用眼瞥向他,便连忙用酒杯挡住脸,他的酒壶空空如也,眼贼的小二立马凑了上来给他满上,他用胳膊拦着倒酒的小二示意不需要,就在这会儿功夫他再扭头,旁边座位上的吴邪已经不见了。

壮汉拍桌而起,他的臂力惊人,一张崭新的檀木桌子碎成两半。

壮汉扭头,吴邪已经持剑站在他的身后
吴邪虽是长剑如芒,气贯长虹的姿态,却丝毫无损他温润如玉的气质。

一股凌厉的劲风正向壮汉的胸前扑去,轻若游云,壮汉拿那宽厚的手臂一挥,竟把剑给怼住了。

酒馆内的顾客连连惊叫,小二飞一般的速度跑去叫店老板。

吴邪的一袭黑衣如风,剑锋如同被赋予了生命,发出一片闪光,血从剑尖流淌而下,吴邪站定,将剑收起,壮汉已经倒下。

吴邪的鼻梁高挺,黑眸锐利,一一扫过从他身边快速逃跑的顾客,抓起桌上的一壶酒一饮而尽。液体顺着吴邪的下颌滴落,吴邪将酒壶摔碎,走出了春风楼。

几个店小二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去拦,看着吴邪翻身骑上一匹马。

这是一匹好马,吴邪一眼就看了出来,不过好马只认一个主人,吴邪不确定能骑走它,试了一下,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它甩下去踩死。

这时,一个男人追了上来,拦住了吴邪的去路。

吴邪将剑紧握在手中,冷视着那人。

那人身穿白衣,腰系白玉,身材高挑却不粗犷,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,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,全身散发着剑一样冰冷的气质。

但是却冲吴邪笑了笑,那人笑起来甚是好看,如同春风拂面,那人对吴邪道“少侠留步,我和你一起走”
吴邪蹙眉看着那人,那人又笑道“我也惹了刚刚那个酒楼的人,咱们是一伙的,你可以先把剑收起来。”
吴邪冷冷的盯着他,最终把剑归鞘。

那人轻轻一跃就上了马,坐在吴邪身后,去够马绳“驾”稍一动作,马便听话的跑了起来。

吴邪侧头看向身后的人,后背贴着他的胸膛,就听身后那人的声音几乎贴着耳边响起“我叫解雨臣,交个朋友。”


老板的朋友


今天按理说是一个不错的日子,事实上,也确实是一个好日子。
我叫夏池堂,是北京瑞恩罗恰德拍卖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,我平常不过是做一些本分的工作,赢得了不少来自同事的信任,并且成为老板的助理。
今天我们正在策划关于年会的事情,突然老板就接到了一个电话,然后就把我们手头的事情放了一下,说是先去见朋友。然后又盯着我思索了半天,最后决定带上我,因为太多东西还没有确定好,时间也排不开。
我们老板从来不会因为去和酒肉朋友喝酒而拖延工作,所以我觉得他这个朋友一定很特别也不简单。
我以为老板和他的那位朋友会在什么高档会所吃饭,结果就去了一个破饺子馆,老板说他的朋友不喜欢高调。
我们到的时候老板的朋友还没来,我们就干坐着一直等,以我对老板的了解,老板是个不喜欢迟到的人,但等待的过程中他竟然完全没有生气的表现
老板的朋友到的很晚,他们进门的时候我发现老板的眼神都变了,一下子…好像温柔了下来,我顺着老板的目光看去,首先步入眼帘的是一个胖子,笑呵呵的给我们打招呼,我愣了一下,感觉老板的那位特殊的朋友应该不是他,随后我验证了我的想法,确实不是他。
胖子的身后跟着一个人,这个人的衣领立着,朝着手心吐哈气,他的身材修长,看起来没什么肉,眉清目秀,相貌还是和老板有的一拼,他朝我笑了笑,又冲老板点了点头,老板对他的态度更是让我大吃一惊,老板竟然对他说“你其实可以不用来的这么早,我突然发现,等人也是一种乐趣。”
我我我他妈不知道该说啥好了,老板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对我们说的!
然后我们就要了点门钉肉饼,几罐啤酒。老板看了看他的朋友,又要了点饺子汤,然后对他道“你出门怎么不知道多穿点?”
“锻炼身体。”他朋友道
然后老板起身贴心的把他的羽绒服垫到了他朋友身后,说是椅子凉。
饭上来了,我们就拿起筷子吃饺子,老板把饺子汤推到他朋友那里,示意他趁热喝
我看着老板的动作,低下头默默吃饺子,觉得自己吃的不是饺子。
喝酒闲聊的过程中,老板把该开的单子都开了,我觉得这是意思我马上走人,但我还是又待了一会
听着他们聊天
“小花,我们突然来北京找你喝酒会不会打扰你工作啊?”他朋友问道
小花??这是什么昵称??
“不会。最近不是很忙。”老板说
都年关了还不忙!老板你认真的?
“兄弟几个喝个酒解解闷,把啥烦心事都忘掉”那个胖子说道
说着他们还碰了一个杯。
我尴尬的坐着,觉得他们和我老板的关系很好,就邀请他们来参加年会,被他们拒绝了,说是要低调什么的。
那我也没办法了,话到如此地步,我也只好识相的先走了,给他们哥几个一个空间,于是我和他们道了别,走出饭馆,风凉嗖嗖的,我把衣服掖严实了点,最后扭头透过玻璃看了他们一眼,我的老板竟然用手去摸他朋友的头,哦,我的天,我赶紧拦了辆出租车离开。
此地不宜久留。

花爷双标记录


1.开玩笑、斗嘴篇

对胖子:【“水是活的还是死的?”胖子间道。
“怎么看? ”小花间道。
“你整点头皮屑到水里,看是不是在缓慢的流动。”
“我没有头皮屑。”小花怒道。】



对吴邪:【我啧了一声,问小花道:“你财大气粗的,知道哪儿有卖火车的吗?”
小花冷冷地看着我,显然不想理我。其他人则期待地看着小花,希望他真能买一辆火车来。
“专心点。”小花后来说。】



对胖子:【“怎么那么多猴子!”胖子大怒:“你们在搞什么?阿花你的孙悟空扮相被识破了吗?”
“滚蛋!枪!”小花爆喝】



对吴邪:【“讲究。真他妈讲究。”小花看着那些井口,竟然露出了少许羡慕的表情。
“你这个资产阶级大毒瘤。”
“人追求一些小小的幸福,比如说在夏天喝到冰镇的烧酒,并没有错,在这种大山里,没有这样的东西,是很难熬的。”小花闻了闻罐子,还想嗅出一些酒香来。】



2.危险动作


对吴邪:【井是普通的石头井,用碎石头一圈一圈围起来的,上面都是青苔,我爬上去想跳下去看看。被小花拦住了。
“你要不要这么拼。”小花皱眉看着我:“你不是来送死的。”】



对坎肩:【坎肩就点头道:“东家,送死我去,背黑锅你来。”说着就跳了下去。
下面的落叶很深,他一下去就到了脚踝,直接踹开落叶,就看到井底落叶下,很多的坛子。似乎大部分部是破的。】



3.洁癖

对猪:【因为本身洞顶就不高,所以这猪挂在那儿,猪头就离铁盘非常近,可以直接放血。小花看了看我,就把他的匕首拿了出来给我,道:“来吧?”】




对吴邪的屁股:【小花也很意外,低头在我的屁股处闻了闻,皱起了眉头:“是血。”
“去你妈的。”我说:“你才来大姨妈。”】




4.亲和力

对唐宋:【“那至少我是女孩子,你们就不能有些绅士风度。”
小花笑了笑,表情忽然冷了下来。
和我的表情变化,是完全不同的状态,小花垂下眼睑,低含下巴,再抬起头的时候,所有的微表情都消失了。身上所有的亲和力一下全部都消失了。
“我的感情本身就不太多,仅剩的只够用在朋友身上,敌人还分性别,那活的太累了。”
小花之前的表情,不管是严厉的还是舒缓的,都带着一种天然的亲和力,让人放松警惕,感觉缓和舒适,这种亲和力一消失,整个人的感觉就翻到了反面。说起来并不是太凶悍的表情,只是不再微笑,但是眼角一垂下来,让人感觉很不舒服。
其实小花是一个极端不好相处的人吧,他把所有自己好的东西都集中起来给了少数几个人。
女孩子感觉到了气氛,整个人的身体往后缩了一下。】



对吴邪:【小花转过头,露出了一个俏皮的表情,意思是,你看,得这么吓唬人才行。】



对鱼贩:【“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就范?”小花叹了口气,脸色就阴了下来,没有之前那种一直很俏皮的表情了。】



对吴邪:【小花转向我:“亲爱的,用自己的声音和六爷打个招呼吧】




5.附
以下纯属个人瞎脑补


【我心中涌起一股不安,其中的刻意和不协调的各种信息,让我觉得,这个地方有一些邪意。
“我们。”我对小花说道:“先离开这里,两个人在这里,不安全。”
小花啪一声合上了手机,“我们已经走不了了。”】
孤男寡男在一起,当然不安全,难免擦枪走火(不)


【“解雨臣,你还在就喘个气!”我对着楼梯大吼了一声。
楼梯井里,我的声音激起一连串回音。】
发现吴邪喜欢叫花儿的全名,吴邪叫小哥的话也不会说叫张起灵吧,他们俩的关系应该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吧


【“先别扯这些。然后呢?”我忽然意识到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,小花都在后面看着我,脸一下就红了,我操,太丢人了。
“然后我一直跟着你,到了那个灯泡的房间,正好那女的从里面翻出来,抓住绳子上来,我跑上去,抓住了绳子的末端,你知道玩绳子我很擅长的,在绳子上我就把她搞定了。”小花扬了扬茶杯,问我要不要。
我捂住脸,觉得自己好蠢。蠢到没边。怎么能蠢成这样。
“然后我发现这里有茶具,想起你在下面很有兴致,于是我打算休——”
“打住,不用说了。”】
捂脸脸红神马的!吴邪在解雨臣面前就像是个少女


【小花转向我:“亲爱的,用自己的声音和六爷打个招呼吧”我动了动喉咙,就用自己的声音说道:“六爷,刚才得罪了,演得不好,不要介意。”
鱼贩和那个中年妇女的脸色霎时变得苍白:“你是?这声音是?”
“在下花儿爷手下小小戏子一个。”我道。
小花道:“老九门留下的手艺不少,又岂是你们这些土鳖会懂的。”】
多刷了两遍这段,产生了一个想法,或许花儿刚开始并不是那个意思吧,亲爱的可能真的是亲爱的?然后我们直男邪就以为是在叫戏子,就接了下去,鱼贩和中年妇女的脸色也是看点,小花听了吴邪的回答也只好谈到手艺方面(可能我想多了)


  


发现找原著糖并整理起来的过程使我快乐。

花爷打脸不完整记录(3)


【“夭寿了,解雨臣,你他妈快来救我!!”
吼完之后,就听到一连串夹子的声音,疙瘩疙瘩的,是小花的信号。】
“你说呢?”他看向我,叹了口气,“你认为一个好人,听到他小时候的玩伴生死未卜,但是他还是不加理会,先完成自己的事情再说?”???




【我冲上去踩住那只人面鸟就是一枪。小花一脚把我踢倒。接着背后一凉,一只爪子几乎是贴着我的背脊滑过,小花躺着一个点射,血溅了我一身。】
“你说呢?”他看向我,叹了口气,“你认为一个好人,听到他小时候的玩伴生死未卜,但是他还是不加理会,先完成自己的事情再说?”???





【“怎么办?”坎肩问我,我看小花,小花看我。
小花说道:“这种时候是你的天下,你总能想出办法。”】
小花道,“你怎么就这点出息。”???




【这是一个反击的计划,是一个报复的计划,解雨臣惊讶于吴邪的决心和勇气,或者说心中的怨念。】
小花道,“你怎么就这点出息。”???



【以前的吴邪内心慈悲、软弱,任何事情都害怕别人受伤害。然而,这个计划让他看到了吴邪的另一面。】
小花道,“你怎么就这点出息。”???




【小花看到我也很开心,看着村子,说我这个骗子,就这么个破村子被我形容的一千年才能现世一次的世外桃源,不过那永远不会停歇的瀑布声,还是容易让人安静下来。】
重点!看到吴邪很开心!心口不一的花爷



【秋天的二道白河十分冷,好在小花很温馨地给我准备了衣服。】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



【所有人都看着我,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,我看着二叔,心说8岁开始到人前就让我表演个节目,这都快40了还来这一套,我说什么啊我,都熟成这样了,但还是站起来,端起酒,看着房间的横梁说道:“对不起,谢谢。”然后我把酒喝了。
其实我只有这两句想说,也只有这两句,能够代表我所有的想法。小花拍了拍我的腰,表示他明白。】
当着吴家众人的面摸腰真的好吗??



【我耳朵已经麻木了,走到院子里,在满天的烟火味中,我点上烟,冰冷的空气伴随着尼古丁抽入肺部。
小花插着口袋站在我的身边,看着路灯下的青石板路。里面打麻将很多人抽烟,他出来松快一下。
“你真的准备一直呆在这里么?”小花忽然问我。
我看着他,不觉得这个是一个问题。用嘴角把烟挂住,我从井里打了一桶水上来,自己洗手。说道:“不知道,我只是现在想呆在这里。”
小花没有追问,搭上我的肩膀,“你只是不想呆在其他地方而已。”
我朝他笑笑,我懂他的意思,但多余讨论,我很知道自己要什么。
我和他往山上走去,小孩子们已经跑出来各地串门,到了一个漆黑一片的地方,那是村子的祠堂外,我们在祠堂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。
我们没有再对话,没有再讨论复杂的局面,可能的变化,应对的层次,谈了太多这样的东西,都习惯了,如今不用谈了,我们两个都发现不知道应该和对方聊什么。我递了根烟过去,小花第n次拒绝了我。我们就这么不声不吭的呆着刷朋友圈。手机的光照在我们脸上。冷光,却很安宁。 】
【当天晚上,我们都睡的很晚。
我在村里的村屋其实很大,安排好了房间,让他们各自开着电热毯睡去,我回到房里的时候,已经快凌晨4点。我非常缓慢的洗漱,躺倒床上,才意识到在这种极度的从容感下,我的内心是激动的。】
综上所述,吴邪一直和花在一块约会,凌晨才回到房间,你们在外面一直坐着也不可信呐!



【小花转向我:“亲爱的,用自己的声音和六爷打个招呼吧。”】
我先在操场上跑十圈!!!不管花是不是平常都这么对手下戏子说话,但这句亲爱的真的非常暧昧了!

美梦归你

黑邪
———

吴邪细长的手指滑过茶几、沙发,最后放在门框上摸索着。
过了一会,他把背包背在身上,走到了院子里,黑瞎子见他出来,从躺椅上站了起来,看着吴邪。
吴邪说“我走了,行李不多,不用送。”
黑瞎子扯了扯嘴角“我也没说要送你。”
“嗯。”吴邪看了看葡萄架,突然想起自己这几个月里是看着它慢慢生长的,他还在闲暇的午后问过黑瞎子,葡萄熟了他能吃吗,黑瞎子的回答是可以。可惜现在葡萄熟了,他也该走了。
“对了,我教过你狭窄空间逃脱术了吗?”黑瞎子问。
“没有。”吴邪摇了摇头
“那就再待两天,学会这个再走。”黑瞎子道
吴邪沉默了,没有回话,他早在一个星期前就开始准备离开了,每次都会被黑瞎子用任何理由留下来,吴邪觉得有些好笑,又觉得有些无奈。
“我又不是不来了”吴邪苦笑,“等我以后有空时还会来看看的。”
黑瞎子笑了,点了点头。
一个人一直处于独身一人的状态时,他是没有什么顾虑的,可是当有人闯入了他的世界,占据了一定的位置,却又要离开。在一段时间内,吴邪可以说是变成了黑瞎子的一种习惯,养成用了很长时间,你再改掉,太难了。
吴邪最后往屋内看了一眼,毅然决然的走出了大门。
黑瞎子躺回椅子上,继续哼着平常哼的歌,哼了一会,他看了看旁边空着的躺椅,突然觉得没意思了。
黑瞎子追到大门口,看到了吴邪消失在转角处,其实现在追过去还是来得及的,但他知道吴邪不会再轻易妥协了,这个计划,他必须完成。
反正,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。




又是一个夏天,吴邪推门进去的时候,黑瞎子刚洗完手,往大门口一看,笑了出来“呦,大徒弟。”
吴邪走进来,刚好苏万抱着一盆衣服从屋里出来,看了看黑瞎子又看了看吴邪,最后喊了一声师兄好,吴邪冲他笑了笑,苏万便去晾衣服了。
“你竟然记得来看看为师”黑瞎子一脸夸张的表情
吴邪环顾了下四周,坐在了石阶上“你这有个徒弟陪你不就行了嘛,用不着我这个徒弟咯”
黑瞎子坐在他旁边,笑了笑,问“他不再逃跑了吗?”
吴邪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“他至少现在在雨村是安稳的。”
黑瞎子嗯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苏万进屋时被黑瞎子叫住了“去洗点葡萄来。”
苏万端着一盘子葡萄出来,放在了黑瞎子和吴邪中间,自己坐到了一边去玩乐高。
吴邪拿起一颗剥了皮放在嘴里,没有什么籽,挺甜。
“甜不甜?”黑瞎子问。
“甜”吴邪实话实说
“自家种的就是不错”黑瞎子道
吴邪点了点头,又吃了两颗,往屋子里走去。
苏万看吴邪进了屋,才走到黑瞎子面前,挠了挠头,问“师傅,我早上买的葡萄你为啥说是自己种的啊?这葡萄架都多久不结葡萄了,骗师兄不太好吧。”
黑瞎子冲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。






“所以我们说到哪了?”
黑瞎子的思绪被拉了回来,他晃了晃手上的玻璃杯,里面的酒随之摇动,灯光照在上面,黑瞎子仿佛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。
“再等一下。”黑瞎子将酒一饮而尽
“还等一下?”服务员诧异的问道
黑瞎子没有理他,看向了酒店外的崇山峻岭,似乎在寻找着一个人。
黑瞎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期待他来还是希望他不来,但以他对他的了解,他绝对来定了。
过了一会,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经过黑瞎子,对他道“该走了。”
黑瞎子看着他,忽然有点羡慕哑巴张。论道上的地位,身手的高低,他从来没觉得自己会去羡慕他,但这一次,他非常羡慕他,可以有人为他担忧操心,他们还可以生活在一起,甚至黑瞎子越想越觉得如果他俩出事,他那个傻徒弟第一时间会担心的是哑巴张。
黑瞎子点了点头,又往外瞅了两眼,扭过头对服务员道“告诉他,自己好好活下去。”
“大哥,这句话你已经和我交代了不下十次,能不能换个别的?”服务员扶额
黑瞎子跟着对方走了出去,朝后摆了摆手。“多说几遍又无妨。”

花爷打脸不完整记录(2)

又找了找发现其实还有很多,但应该还是不够全的
就问花儿的脸疼不疼?



【老板娘不知道他是干嘛的,解雨臣的外表在女性中有着天然的亲和力,在这午后喝咖啡的情景中,他不用靠这些姑娘太近,自然远远看着就能让他被优待一个下午。
但是今天他的内心并没有那么平静。
吴邪就坐在他的对面,翻阅着这里老板娘写的诗集,他皱着眉头,确实是在专心的阅读。】
为什么心里不平静?是因为吴邪就坐在对面吗?



【他的样子比起第一次出现的时候,要清爽了很多,但是消瘦的脸颊和严重睡眠不足导致的青黑色的脸色,还是让人觉得一丝病态。一种让人感觉体内的火马上就要燃尽的错觉。
“你应该去休息一段时间,即使你想要做这件事情,你现在的状态也是一个最大的未知因素。”
吴邪反应有一些缓慢,一直到解雨臣讲完,他才抬起头,但是眼光仍旧停留在诗集上:“我明白,我仍旧还有一些细节没有完全放下,什么时候我内心不焦虑了,我就会储备体力。”】
比吴邪自己还操心,一直让他去休息。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他合上诗集,长出口气,将其推到桌子的一边,点上了一支烟。
“这里不准抽烟,老板娘会被你引过来。”解雨臣把他嘴巴里的烟抢掉,掐掉燃烧的部分丟进自己的咖啡杯里。他的动作很快,吴邪都没有意识到烟头没了。】
啊啊啊啊啊直接把烟抢了!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解雨臣看吴邪的烟头迅速燃到了手指的部分,这已经不算是抽烟,人不需要那么快速的吸收尼古丁,吴邪是在靠对肺部的刺激抵抗焦虑。他把咖啡杯推到吴邪的面前,让他当烟灰缸用。“这是我在这里的专用咖啡杯,我自己从家里带过来的。这样吧,你太疲倦了。现在就休息一下。”】
吴邪的专用烟灰缸啊!!解雨臣你个宠妻狂魔!
还“这样吧”,商量的语气,啊!我不行了!!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“不是我不想休息,我没法休息。”吴邪道。
解雨臣站起来,从隔壁的桌位拿了两三个垫子过来,垫到了吴邪的椅子边上,让他躺下来。自己盘腿坐到对面。“你闭上眼睛,我给你讲这个瞎子之前发生的事情。”
吴邪盯着天花板看,头顶是草草装修的各种管道,用帷幔和奇怪的油漆色点缀着。】
哄吴邪宝宝睡觉觉。花儿真的细心,还给吴邪垫上几个靠垫。旁边的顾客不会说你们吗啊喂!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
【“老九门里最难搞的霍老太,最后嫁了一个看不起这一行的固执军官,霍仙姑活得也不是那么舒心吧。”吴邪喃喃道。“还是说,只是为了家族的需要。”
“你越来越八卦了。”解雨臣叹了口气,午后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,让一切都有了暖意。他开始回忆起,11年前的那个午后,黑瞎子走进他们大院时候的情景。】
“你越来越八卦了”,怎么感觉这语气特别像宠对象呢。




【解雨臣继续说着事情的旁枝末节和各种推测,非常精彩的分析,如果记录下来会是非常好的推理小说的故事主线,吴邪却真的开始困起来,他的意识模糊,缓缓的睡了过去。
解雨臣的声音越来越轻,一直到吴邪的呼吸沉重起来,他才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吴邪被盖上被子,拉上窗帘,在咖啡馆的座位上睡到了打烊。他醒过来的时候,解雨臣已经走了,他的喉咙干咳,非常的难受,但是久违的睡眠还是拯救了他。】
这段糖点太多了!盖被子,拉窗帘,轻声讲故事直到吴邪睡着。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,同时小花把该开的单子都开了,瞎聊的时候,夏池堂看出我和小花的关系很好,就邀请我和胖子参加年会。】
请问夏池堂怎么在对话中看出花和邪关系好的?三叔请您写具体点!
在外人面前也不守收着点宠吴邪吗?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我说你都多久没唱戏了,在北京冬天不吃点蒜和饺子,哪像个土著。他道:“再没机会唱,每年清明的时候,也得唱上两三句。”
红家后人后来就寻不见踪迹,小花说的是上坟的时候,他和老爷子的感情很特殊,胖子就阴测测的问:“花老板,哎,他娘的胖爷我听说二爷可传给你不少宝贝呢,其中是不是有那外头传的那玩意?”
小花眯起眼看了看胖子,又看了看我:“想看么?”】
如果吴邪要看你就给他看对不对!




【但是我们等来的是小花,他也没有说太多,聊了很多往事,我看他的表情,就知道他来肯定有正事,就问他:“干嘛呢?大老远来福建,也不事先通知一下。”
“其实我是希望你们不在的,你们不在我就扑空,我就不用传话了。”小花说道。
胖子道:“传话,什么时代了,还要你人肉传话,咋了?想我们就直说呗,我明给你买个盆去,一起泡泡脚。我和你说,保准你不想回北京。”
小花看了看我们的脚,又看了看我们的墙壁,上面挂着胖子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一些挂画,说道:“其实是新月饭店的人来托我传话。”
我看了看胖子,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,说道:“你和他们说,我最近不拍东西,不用惦记我了。”
“他们是来催债的。”小花说道:“你还记得不记得,你们从新月饭店拿走过一个东西,没有给钱。当时我给你做了担保,现在担保的时间到了。”】
给吴邪担保这么多年,大老远跑来,估计钱也要不回去。肯定被胖子说中了,想吴邪了来看看。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花爷打脸不完整记录


花儿真的是打脸的不得了,前面盗笔时还在给吴邪说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后面就各种宠开了。(瞎磕糖)


【小花继续审视,看了一遍我准备的食材,默默的脱掉棉衣外套,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件自带的围裙在衬衫外穿上。就开始帮忙。】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井是普通的石头井,用碎石头一圈一圈围起来的,上面都是青苔,我爬上去想跳下去看看。被小花拦住了。
“你要不要这么拼。”小花皱眉看着我:“你不是来送死的。”
坎肩就点头道:“东家,送死我去,背黑锅你来。”说着就跳了下去。】
这段特别心疼坎肩,吴邪下去花爷死拦着,坎肩下去意思意思的拦着都没有,双标花儿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小花掰了一块干粮给我,是特制的压缩饼干,小花的东西好吃多了,我嚼了几口,月亮暗淡,天空中开始出现星星。】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虫子爬满了我的全身,开始往我的鼻孔和嘴巴里爬去,我用手臂蹭开,去看他的手,小花来到我的身边,在我身边插上冷焰火,把虫子熏走。】暗戳戳的照顾吴邪小花很会了。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我看到那个女孩子坐在沙发上,被五花大绑。惊恐的看着我。转头,小花从台灯后面走出来,手里捧着一杯茶。
“不好意思,先到一步。”他坐到沙发上,说道:“你腰没事吧。”】
花爷第一件事情是先关心吴邪的腰?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“你是指楼梯上吗?那种陷阱怎么能困住我,我只是想到她肯定看不到我到底中招了没有,于是干脆不说话,没想到你一下就爬上去了,身手不错啊现在,体能还要加强,你得戒烟了。”
“先别扯这些。然后呢?”我忽然意识到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,小花都在后面看着我,脸一下就红了,我操,太丢人了。】
时时刻刻叮嘱吴邪戒烟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



【小花把茶杯放到沙发的扶手上,站起来到台灯后面,我看到那边有张桌子,上面有热水壶,一桶矿泉水,在桌子下面,有一个奇怪的东西,一根棍子上绑着很多盒子和天线,应该就手机的基站,我没见过,但看上去挺像的。棍子是被气割割断的,我操看上去是偷来的。
很多电线通到棍子里,另一段丢在角落里,连着一台手提电脑。在电脑边上是各种插线板。
小花给我泡了杯茶,我喝下去后,心中的郁闷稍微舒缓了一些。】
花爷泡的茶好喝吧
“小三爷,和我在一起,你得自己照顾自己。”?????